第一季
/ 第 ⁨10⁩ 篇

为什么要写《TO-D 杂志》?

2022-03-20 avatar Folyd

2021 年 11 月底开始,我在字节跳动内部跟一位同事经常沟通探讨全球开发者领域的事情,这位同事发现我对这一领域比较有研究,建议我开一个 To-D 专栏分享一下这方面的内容。之前从未有过专栏经验的我,抱着试一下的态度欣然接受了这个提议。2021 年 12 月 23 号,一份名为 《To-D 观察室》 的飞书文档诞生,并以每周一篇的频率更新。两个多月后,这份文档累计达到了 14000 多字,获得了超过 1200 人数的阅读(不包括匿名访问),接近 100 个点赞和部分同学的直接肯定。

有机会我会再写一篇我是怎样调研的的文章来详细说明

看到这些数据和大家的肯定,我内心确实也充满喜悦,所以经过一番思考后,我决定把这些内容对外发布出来,同时考虑长期更新下去。主要有几个原因:

兴趣使然

首先是兴趣使然。我好几年前(可能大学时代)就开始关注这方面的信息,不管是新的技术,还是新的产品,或者是 HackerNews 上突然火起来的新闻,只要我发现了,我都会及时去了解。比如,我应该 15 年左右就发现了 Vagrant 这样的一款产品,并且也亲自使用过一段时间,当时深挖这款产品了解到了背后的作者,也就是 HashiCorp 的创始人 Mitchell Hashimoto,于是我很早就在 Github 上 follow 他了,完全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HashiCorp 后来竟然取得了如此成就!

不过以前往往是自己主动去发现,并未想过要总结分享,也没想过这些信息对其他人是否会有帮助。《TO-D 观察室》的这次尝试让我意识到,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。一方面,把自己所掌握的信息很好的总结沉淀下来,是一个对个人很有裨益的提升手段,另一方面,这些内容也能帮助到同样感兴趣的朋友,两全其美,何乐不为?

分享故事

另一个主要原因是关于故事

人与生俱来就是一种喜欢聆听故事的生物。 从小时候父母或老师讲的童话故事,到长大后学习阅读过程中领会的历史典故、名人励志故事,到某个普通人平凡真实的感人故事,每一种故事或多或少都能触动不同人的内心,让人记忆尤深,甚至受此影响。就我个人而言,可能和很多 80、90 后一样,从小就听过微软比尔盖茨的故事,所以初中开始我对计算机的兴趣就开始萌芽,到最后义无反顾选择了计算机这个行业。在我个人看来,故事的力量是不容小觑的。

纵观人类社会,各个行业有着各个行业的故事。就计算机和互联网行业来说,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的故事大部分都被大家所熟知,这要感谢很多科普人和作家的努力,比如深受大家喜欢的 《浪潮之巅》。而开发者领域其实是上层互联网行业的基石,没有开发者这样一群通过双手编写代码创造世界的人,就不会有如今的互联网。 但是开发者领域又是一个很专业的行业,不仅充满着技术术语、而且这些技术更新迭代异常之快,所以这一领域的故事没有太多人讲述,往往也不太被人熟知。如果没有人去记录和分享这些故事,这些故事就可能会以很快的速度被人遗忘。

以 Mesos 来举例:Mesos 没落了,与之伴随的是过去它的辉煌,那段与 Kubernetes 较量的战争,随着时间的推移,越来越不被新一代工程师所熟知。试着去问一下今年刚毕业的学生,有多少人听过它的故事?而它刚好是我毕业工作那几年如日中天的技术,它的故事和最后的反思其实非常值得我们去了解学习。

《TO-D 杂志》的第一季里面大部分文章都充满故事性,我想这可能也是这些文章深受大家喜欢的原因之一。就像我上面截图里面解答那位同学的问题一样,我希望这个杂志的文章能做到保持干货的同时不丧失趣味性

激发创造

最后一个原因是关于创造力

我非常喜欢看魔术表演,虽然明明知道它是一门视觉 + 骗人的艺术,但是我却非常痴迷这些魔术师富有创造力的脑洞,就像痴迷国外最新的技术和产品一样。我常常惊叹为什么他们这么具有创造力,能做出这么让人眼前一亮的产品?而为什么我在国内很少看到?我怎样才能像他们那样做出一些具有创造力的产品?

出于这个原因,我一直都很有动力去了解、调研这些技术和产品,我想的是只有多学习,多了解,才能激发自己的创造力。希望在这个学习了解过程中总结下来的内容,或多或少也能过激发到 《TO-D 杂志》的每一位读者。

以上就是我的初衷。至于对外发布的方式为什么不选择微信公众号、知乎专栏,主要在于我想来一次乌托邦的尝试。

一场乌托邦实验

纵观全球,中国互联网内容是非常封闭的,不管是阅读全文需要下载 App,还是微信公众号文章禁止其他搜索引擎检索,网页链接不能在各大 App 之间正常分享,这些都是非常畸形的行为,不仅完全违背开创 WWW 互联网那代科学家的初衷,而且也极度缺乏那代科学家的胸怀。笔者个人不想把这些内容封闭在这些孤岛中,不想被这些中心化的大平台束缚捆绑,所以我选择与之抗争,来一场乌托邦式的实验

为了发布《TO-D 杂志》,笔者专门使用 Rust 开发了一个帮助每个人构建一份属于自己的杂志的开源软件 Zine。《TO-D 杂志》就是这样的一份完全基于 Zine 编写的开源独立杂志。

Zine - an simple and opinionated tool to build your own magazine.
GitHub - zineland/zine: Zine - an simple and opinionated tool to build your own magazine.
https://github.com/zineland/zine

开源独立的意思这份杂志所有内容全部开源在 Github,每个人都可以基于 Github 的 PR 流程在上面给《TO-D 杂志》提交自己的文章和评论。这里没有需要扫码关注的公众号,没有搜索引擎不能检索的页面,这里的内容不属于任何一家中心化的大公司,只属于开放的互联网(但是内容版权依然属于原作者,未经授权请勿转载)。

征稿:

事实上,开发者细分领域非常之多,包括容器、DevOps、AI、数据库、大数据、安全等等,笔者也只是对其中一两个方面有比较多的研究,所以欢迎各个领域的工程师、专家、公司 CEO、CTO、创投圈的朋友投稿贡献。

所以这是一个乌托邦的实验,在中文互联网世界能否成功我也不敢确定,但是我愿意做一番这样的尝试。没有中心化平台的订阅推送,没有 AI 算法的投喂,这份杂志其实很难被大家发现,只有靠每一位朋友的随手转发分享,让更多的人了解发现世界上还有一份这样的专栏杂志。如果大家喜欢这份杂志,也欢迎使用页面尾部提到的 RSS 或 Telegram 方式订阅。

目前不支持邮件订阅,希望能得到大家的赞助。

总结

《TO-D 杂志》是一份开源独立的杂志,虽然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在写文章,但一个人的能力是非常有限的,欢迎每个感兴趣的朋友投稿贡献。只需要遵循一个最重要的原则就行:保持干货的同时不丧失趣味性!如果大家有发现好的新公司,新产品,欢迎推荐给我。

笔者家里过去几个月的白板上留下的痕迹。

最后,《TO-D 杂志》第一季圆满完结,下一季敬请期待! 🎉🎉